填坑?这辈子都不可能填坑

这里慧子,可以你也能叫我小祖宗
想做个温柔的人,但是失败了。
性格不好,基本上没人喜欢
不吃除金受外任何cp
不吃6918等只吃all27
不吃轰爆,只吃all出久
是个话唠,熟了什么话都叨
文风很烂,注意事项都在文章上面
转载请说明,不喜欢一声不吭就转了
不喜欢被抄袭,发现我就骂你
不想撕逼,因为我说话超难听
希望你能叫我的名字
可以的话能喜欢我一点点嘛?
头像我人设,是乙木老师画的√
以上
请多指教

【王】

#嘉金#
#私设有#
#ooc是我#
#BE注意#
#推荐搭配BGM造花の距离感使用更佳#
# @无人深度 答应你的文,爱不爱我#


♛一切的起因
小小的嘉德罗斯特别喜欢他的老师
温柔的声音
暖暖的笑脸
眼里毫不掩饰的喜爱
嘉德罗斯想
他最喜欢金了

后来,嘉德罗斯想
他最讨厌金了




♞噩梦还未开始之前
金色的小团子
撅着屁股趴在草丛里面
拿着小树芽挡住自己圆圆的包子脸
然而那太过于耀眼的发色让这位小王子早就暴露了

金忍着笑意,假装没有注意到那个拙劣的伪装
背过身低下头翻翻找找,就是不去看那个小团子一眼

本来嘉德罗斯的地理位置是特别好的,能从那个大窗户里看到他最喜欢的老师
被阳光照得暖暖的,蓝色眼睛笑得弯弯的
嘉德罗斯最喜欢的老师
结果金转过身,根本就看不见了

肉团子有些着急
拿着小树芽一点一点的往金的方向挪过去
随后视野莫名其妙升高,嘉德罗斯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他的老师
用手里拿着小树芽,还被抱着的姿势

丢人

“嘉德罗斯,我们来上课咯”
金亲了亲怀里的小团子,捏着嘉德罗斯肉乎乎的手
,给了小王子一个台阶下

如果可以,不。
谁都好,能记下这一切
也许后来也不用被痛苦吞噬了吧




♟崩坏开始
金把嘉德罗斯抱在怀中,橙金色的长发细细撒落在肩膀上
嘉德罗斯的脸上也有那么一小缕头发
微微摩擦着,让嘉德罗斯笑个不停

金浅浅的亲吻着嘉德罗斯的额头
开始了今天的教导

“嘉德罗斯觉得,王需要什么呢?”
金带着笑意,期待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期待这个未来的王,能给予他什么样的答案

嘉德罗斯眼睛都亮了
骄傲大声的说
“是力量!我要把所有伤害老师的人通通打跑”

看着满脸骄傲又带着傻气的小王子
金不觉有些好笑
“那么,嘉德罗斯,你的力量是做什么的呢?”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为难我们的小王子了
嘉德罗斯想了很久,不明白怎么才是对的
于是他给出了,父王交给他的答案
“是为了破坏”

嘉德罗斯看着黯淡下来的蓝眸
有些不知所措
他说错了什么吗?
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他看见他的老师用十分悲伤的眼神看着他
郑重又无奈的对他说
“不对哦,嘉德罗斯。”


金将嘉德罗斯抱在椅子上,而自己则半跪在这个小小的王者面前
虔诚的亲吻着稚嫩的小手
“嘉德罗斯,你的力量不仅仅是破坏”
“你拥有更加美好的愿望,你应该比谁都自由,不应该被束缚在他人的思想里”
“嘉德罗斯,你本因更加洒脱更加自由更加幸福”

年幼的王,还未明白这话语其中的深意,却也明白了这份沉重
还未成长的他惶恐的看着他最信任的老师
“那么,我,没办法做金的王了吗?我不要和金分开”

他的老师近乎悲哀的叹气
他说
“嘉德罗斯,你一定可以成为王”
“你勇敢,善良,强大,懂得保护,你是被神明宠爱的孩子”

金凝视着他倾尽所有教导的孩子
心疼又无奈
只能在嘉德罗斯小小的心里,种下名为希望和仁慈的种子
祈祷,未来的时间中,不会被痛苦吞噬
“嘉德罗斯,你一定能成为王。但同时,你缺少了作为王应有的仁慈”

年幼的王,似懂非懂,重复着教导者的话语
“仁慈?”

“是哦,嘉德罗斯。这个世界太过痛苦,每个人都挣扎于生存的边界”
“而作为王的你,应该指引这些迷途的子民”
“生为王,你会比任何人都更加艰难,更加痛苦”
“可是,嘉德罗斯,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
“做一个优秀的君主”


“因为我是你的学生?”
“不是哦,因为,你是嘉德罗斯,你是圣星空的太阳啊”

在年幼的王心中种下种子,祈祷那还未来临的黑暗不要伤害他,金已经没有力量保护他了


“嘉德罗斯,你应该会恨我,因为我欺骗了你”

“原谅我,嘉德罗斯”




♞噩梦开始
嘉德罗斯随后的记忆开始模糊不清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人
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刺骨的冰冷

好疼啊,好痛苦
金,金,金
被世界挤压抽离的日子里他只能默念着金的名字
勉强支撑下去

过了很久
久到嘉德罗斯快忘记金的样貌
久到快忘记金的温度
他终于出来了

从实验室的牢笼里放到了圣星空的大笼子
他不屑,却仍旧高呼自由
人类,真是太过丑陋的物种

他找遍了整个王宫
却没有他心心念念的身影
下仆连金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巨大的恐慌快将他吞没
他的金呢?




♚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为死者的逝去献上哀歌
仁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困扰着嘉德罗斯

哦,他现在是王了
无趣又令人作呕的位置

他为什么执着于王位呢?
因为他想得到他的老师
这份拙劣,龌龊的欲望
他渴望金和他一起在地狱

后来呢?


他成为了王
除了痛苦他什么也没有了


金在他被带入实验室之后
就以叛国的罪名
处以极刑

他也想随着金,一起消失

底下的愚民高呼着
“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

只有他
唯有他
哀叹着
“为我的爱人逝去,献上哀歌”



至此,嘉德罗斯拥有的
只有痛苦

评论(11)
热度(36)

© 填坑?这辈子都不可能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